漫遊鹿湖道場

6/5/2014 - 天陰

趁著佛誕假日,跑到大嶼山鹿湖,漫遊這一帶的寺院道場,感受佛門氣息。由大澳出發,循前人足跡,經昔日的嶼山初地,尋摩崖石刻,踏古道上鹿湖,漫走各寺院和道場。續過羌山探觀音寺,最後經坑背長亭,回到息肩亭。沿途嘗尋覓《大嶼山誌》中提到的一些景物,可惜部份未見影蹤,不知是已消失,還是時機未至而無緣得見了。

筏可大師於1958年出版了《大嶼山誌》,詳細介紹大嶼山的昔日風貌。其中提到鹿湖,除了詳列這一帶的各所道場外,亦有細述由大澳上走至鹿湖的路途,抄錄如下:「由大澳至昂平,在鹿湖村恰一半路,是處群山環繞,中凹如湖,昔有野鹿遊於此,故名曰鹿湖。沿山滿植松林,枝柯交翠,面對薑山,沿嶼山初地登山,右上竹林深處,有小亭曰至止。由亭邊山路迤邐直上山坡,有石崖刻鍊行兩個大字,再上迎面有大石一方,高約二丈,刻發菩提心四字。石牌後有小亭一座,曰息肩亭,再行數十武,即見土丘上有六角亭,亭向對面繞以圍晼A門首有洞門二字,入內即鹿湖精舍。」

由大澳出發,走大澳道車路經坑尾村,經過昔日「嶼山初地」的牌坊所在,先覓路下降至澗道,尋找筏可大師手筆的「弘傳不朽」摩崖石刻。之後回到車路,走至建於1978年的「靈隱息肩亭」。於此轉入分支車路,走至盡頭,一遊靈隱寺。由於是佛誕日,來寺內參拜的信眾倒也不少。順道也走至寺後,嘗探山邊的「明真隱樂」等幾間房舍,可惜全都重門深鎖,只能在門外略作窺探。

回走至靈隱寺門前牌坊,於其旁邊小徑緩步上行。經過唯心精舍的牌坊,便來到紫竹林前的「至止亭」。兩修道場都傳來狗吠聲,仿彿婉拒遊人到訪。過亭後續走,路旁便是寶蓮室。雖是假日,但寺內仍進行翻新工程,故此也只能從外觀看,但未知工程完成後會變成甚麼景況了。續沿山邊小徑走,來到引水道,過車路踏石級稍往上走,於分岔路轉右,開始往鹿湖前進。前行不久,便看到《大嶼山誌》中提到,山邊石崖上的「鍊行」兩個大字,至於這刻字的由來,就未有進一步的資料了。

踏古道石級繼續上行,嘗尋《大嶼山誌》提到的「發菩提心」石和鹿湖息肩亭,但一直走至覺修寺國際襌院,都不見其蹤影。這所昔日的覺修寺,近年轉為禪修道場,規模不小,但感覺不太開放給遊人,故只在門外走過便算了。往前行不久,便見刻上延慶寺標記的鼎爐和不少觀音造像,原來已走進延慶寺的觀音徑。其中的智積林,已見荒廢,同樣地其庭園內也有延慶寺的標記。(後記:按《大嶼山探勝遊》書中所述,原來「發菩提心」石(參考書中圖片)是在毘梨淨院的後園內,未知息肩亭是否也尚存呢!)

過了悟徹,便踏石級上走至延慶寺。自骨灰龕問題後,延慶寺一直都極少開放,今天適逢佛誕,總算遇上寺門開放。門前雖有專人守著,但只需登記仍可入內參觀,總算自2004年探訪後,於其易手後再度探遊。寺內已重修得很金碧輝煌,但卻沒有昔日的古舊莊嚴韻味了。離開延慶寺,走回山徑,往前便,過了重門深鎖的佛泉寺後,便是鹿湖精舍。這所由道轉佛的精舍,內裡有不少歷史文物,可惜不對外開放,只能在其庭園欣賞建築和牌坊。離開精舍,經過旁邊的竹園,稍走近已被群犬驅趕,未能入內欣賞這歷史建築,只好走上叢林中的小山丘,看看六角亭。雖形為六角,但不知是《大嶼山誌》上的原物,還是重建翻新後的建築了。

步回山徑,往回走一會,便轉左下石級,一探寶樹林、淨如和薝蔔林一連三間的道場。之後回到覺修寺,走分支路下走至車路,這兒正好是樂生蓮社的入口。入內參觀,並走至盡頭,是不對外開放的毘梨淨院。沿車路離開,經過皆不對外開放的寶華園、大覺寺和法華淨苑,便來到羌山道的合眾亭。亭內除了建亭捐款碑和佛像外,還有公共電話,相當有趣。

沿羌山道車路下行,來到聖域同登牌坊,往上走便是觀音寺。這寺原為蓬瀛古洞,其開山祖之墓就在路旁,也算為古洞留點印記。站在觀音殿前,眺望遠方群山,景觀相當開揚,難怪吸引不少信眾及遊人到來,感受佛門氣息。遊罷回走牌坊,過馬路後下走接小徑,步經坑背長亭的田野,過了大王宮,接上靈隱寺車路,回到息肩亭,剛好走了鹿湖羌山一小圈,結束道場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