曝罟深篤大蛇遊

22/1/2006 - 天陰

滘西洲的高爾夫球場要擴建,小亞里桑拿將會消失,於是串遊曝罟灣和深篤,眺望這景點是否已被工程所摧毀。順道看看大蛇灣的荒廢酒家,想不到相隔不到一年,門窗已被木板封起,好像會被人用作訓練營,不知這和政府較早前準備鋪石屎小徑到北丫,是否有關。現在工程已被擱置,不知那訓練營的命運如何呢。

從北潭涌出發,走一段上瑤郊遊徑,過了民俗文物館後不久,沿徑直走不上山,很快便來到起子灣。這兒村莊已荒廢,只剩下破艇危屋,真令人唏噓。經過村屋後離開海邊,沿樹林間的荒涼小徑續走約十數分鐘,來到一分岔路口。由此轉右穿越竹林,便是曝罟灣的大圓形堤圍。這處荒廢漁塘堤圍,一向甚少遊人到訪,想不到今天竟遇上三位外籍婦人,在兩頭小狗陪伴下,閒坐堤上話家常。跟她們聊天,方知道她們經常來此處享受大自然,貪其夠寧靜。這兒雖偏離主要山徑,但能坐觀大海,難怪能吸引到她們了。

為免打擾她們的雅興,我們只好稍作停留,然後便上路。循原路步過竹林,回到分岔路口,繼續向前走。前行不遠,便來到另一分岔路口。由此如往右直行,可沿山腰小徑,繞走海岸往南風灣。由於此段以前曾走過,於是決定選走左邊登山石級,緩緩往山上走約十分鐘,接回郊遊徑。繞著山腰續走,轉眼間西壩已展現眼前,踏下一段石級,便結束郊遊徑路段,接上麥徑車路,展步過西壩,俯瞰創興水上活動中心,然後來到分岔車路口。

由此離開麥徑,沿車路下走,看著沿途樹木只剩下禿枝,在灰暗天色襯托下,盡顯一陣蕭殺味道。下走至路左方的山徑崎嶇警告牌,這兒便是往深篤的沿海山徑起點。雖有警告牌,但山徑也算明確,上走幾分鐘,便來到山頭,深篤海灣已入眼簾。由此沿山腰平緩小徑,走至內灣盡頭,然後再折回海灣畔。來到開揚處,便可清楚欣賞灣內沉船景致。好幾艘漁船都已半沉海面,和一年前的景象沒有兩樣,至今仍未有人來處理,看來大家都將這小灣當作船塚,讓大自然來把它們慢慢化掉。當然也有一群完好的漁船,排成陣勢,互相緊靠地停泊灣外。從某些角度觀看,船艇相連猶如連環船,很是有趣。沿山腰前行,可細看每一艘船的形態,絕對是種享受。

不知不覺間已步出海灣,來到深篤門海峽。此處山頭仍殘留著幾排木椅,坐在這兒來趟小休,欣賞海景,倒也不錯。接下來便是平緩小徑,穿越這一帶的丘陵,走來十分輕鬆。眺望滘西洲的那遍小亞里桑拿荒涼地,似乎還未被高爾夫球場的擴建工程所摧毀,希望還趕得及在消失前去走一趟。繼續前行,經過淡水灣,便來到大蛇灣。

想不到事隔不到一年,大蛇灣也起了點變化。那被荒廢的酒家,已不再大開中門。門窗都被釘上木板,屋內已開始裝修,似乎有人準備將這兒改變為訓練營。不其然想起前一陣子,政府準備從北丫鋪石屎小徑過來,不知兩事有否關連。這兒既已被荒廢,也不知是誰的鬼主意,要花錢去鋪石屎小徑,真有點浪費。幸好後來在反對聲音下,政府已擱置工程,也可算順應民意。當然將來會否有人將這兒重新開發,就不得而知了,畢竟這兒海灣景色不錯,即使在這灰暗涼冬,仍有幾艘遊艇來此灣內停泊,就可見其吸引力。

在此稍事休息,繼續上路,經過岸邊的小型洪聖宮,沿村後山徑轉往山上走,越過蛇灣山坳,便是下山路,往北丫走。約走十多分鐘,便來到北丫村。由深篤至此,接近兩小時。

   

由於已走過北丫東丫好幾次,也不作多停留,便按指示牌,沿水泥小徑往山上走,直出萬宜路,結束行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