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埔走馬過川龍

18/5/2008 - 天晴、有煙霞

似放晴但有煙霞,令天色灰濛濛的,看遠景實在難以樂觀,只好走些交通較便利的路線。選擇由大埔登走馬崗,跨越麥徑下肥佬麥,走樹蔭林道,接相思林徑,最後下走川龍。身處走馬崗,竟已看不到九龍坑山,真是可惜。到了相思林徑,遠眺城門水塘,亦同樣令人失望。遠景看不成,只好賞賞花兒吧。

從大埔火車站坐小巴直達新屋家總站,往前走一會,在過河前,接路右邊的水泥小徑往上走。經過幾間荒廢村屋,便來到盡頭,接上一道維修得很不錯的石級。輕鬆上走一會,經過好幾個山墳,石級便消失了,看來這些石級也是方便掃墓人士的。在山墳後接上山徑,續往上走,經過電塔,來到較開揚處,便可眺望藏於對山的元墩下廢村。經過第二座電塔,向上穿過一段較茂密的叢林,便來到較平緩山坡,亦很快便接上從蓮澳上來的分岔路口。從山腳石級至此,剛好一小時。

崗稔

至此山徑相對清晰,一條大路直登走馬崗,沿途除了不少崗棯,亦見到黑面神和野牡丹。輕鬆踏上走馬崗的測量柱。在此應可俯瞰林村河谷,亦可遠眺大埔景色,可惜都由於煙霞已變得迷濛,連九龍坑山也芳蹤杳然。無景可觀,只得稍作休息便繼續上路。沿主徑下走山谷,在登上四方山前,留意左邊的分岔小徑,在此轉向左走,在山谷的叢林間迂迴前進,最後來到一道河溪,見有石塊砌成的牆頭,不知是昔日附近燕岩村民的建築,還是和大帽山一帶歷史更久遠的梯田耕作有關。從河左邊的山徑開始往山上走,由於身處山谷,景觀不多,只能抬頭望著昔日梯田的痕跡,緩緩前進。經過約二十分鐘的行程,便接上山脊的麥徑。

黑面神
野牡丹

稍事休息,便接上麥徑右邊的小徑,往下朝肥佬麥走。下走約二十分鐘,接上有路標指引的主徑,續穿過一段竹林隧道和昔日村民的石牆,便來到肥佬麥。雖然炎夏未至,但亦有不少行澗朋友在此大休。這兒名氣不少,亦是主要路徑必經處,雖合大休進餐,但景觀相當一般,因此沒有太大吸引力作逗留。繼續行程,便是路徑寬闊,上落不大的繞山林徑。約走大半小時,終於接上往川龍的分岔路,往上走一段,離開樹林,景觀變得開揚得多。只可惜山下的城門水塘,亦在煙霞下變得失色。

接上相思林徑,繞山而走,經過一段塌方地帶,約走一小時,便來到妙高台之下。唯一可惜的是走得太快,沒有留意出名的小丑石。至此轉往山下走,採用最直接的路線下達川龍,結束行程。

忍冬
華南龍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