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澳半天游

12/4/2004 - 天晴

上個月從大澳出發上象山及獅山,很回味大澳水鄉的風味。這個假期趁大澳有個民間文化藝術節,便再游一次大澳,支持及欣賞這個由一群熱心人事搞的文化活動,之後參觀龍仔悟園,經牙鷹山回大澳。

中午時份才來到大澳,先到關帝古廟前廣場看大澳文化藝術節的「如詩如畫的大澳」展覽。在這片小小的空地上,擺放著的展品的題材都是環繞大澳本地,邊上就是古廟、鄉事委員會,再加上大澳仍然散發著的濃厚漁村風味,使到這展覽很有味道。另一吸引我的就是工作人員正忙於拉起一塊白色大布,作當晚戶外放電影之用。這使我聯想到以前看過的電影 (「戀戀風塵」或「星光伴我心」)堛漱@些在小鎮戶外放電影片段,就想晚上來感受一下。

看罷這個展覽,便去找當日在海報上寫的另一節目:「漁村博覽」。往新基棚區那邊去找這「展覽」,找不著,問本地人也不知道。但一路行,一路欣賞沿途所見,很多很有美感的,更加多的是「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」,結果把整個大澳行了一遍。「博覽」找不到,但收獲甚豐。

沿著已變成建築工地的荒廢鹽田,過了南涌村,便開始吃力地行上那條很斜的小徑,上龍仔悟園。路徑雖然斜,但全程都鋪了混凝土,十分清晰。在這「大斜」的盡頭,有一處clearing,可下望大澳及對面的獅山及象山。上兩個星期前才上過這兩個山,印象特別深刻,現從另一角度看,回味那天的足跡。再行少許,經過一個日久失修的亭,亭正面有對聯,內滿是字刻(不是塗污),可昔亭已被鐵絲网圍著,再加一危險牌,再過幾年可能不再存在。

到了悟園,為時已晚,游人盡去,本來己失修的悟園更覺冷清。大門緊上,只好從水壩那邊,閃身過一危險牌,進入悟園。過九曲橋,水池上滿是浮萍,幾朵未開的蓮花點綴其中。流蹥於悟園的花甫及建築物之間,舊日東西仍在,只是人去樓空,但可見舊日屋主的閒情,修養與品味。

離開悟園已是五時半了,往萬象布方向走,仍是一米闊的混凝土小路,農夫車載著善信往來附近寺院之間。到萬象布,選了經牙鷹山去大澳的山路。這時已差不多日落,柔和的夕陽斜照在丘陵起伏的牙鷹山及寺院上,遠方傳來寺院的晚鐘聲,面對著西邊無際的海洋,好一片平和的感覺。

可惜沒有時間上牙鷹山。一直沿著這清楚易行的山徑下山,天漸黑,經發射站,沿著海邊的小徑,經南涌回到大澳。

在關帝古廟前的空地上正在放電影,觀眾坐在膠椅子上,時出時入,電影的聲帶夾在人聲和附近的噪音之中,看似未必每個觀眾都能完全投入電影之中,但這不就是那些要尋找的感覺嗎?(注﹕當天播的是香港國際電影節的「短片雜錦」及「世界動畫選粹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