敗走深涌

3/6/2012 - 天陰

原擬打算到深涌的石芽頭,一瞰草地鄉村景色,可惜在叢林間花了近兩小時,始終無法覓得正路,結果失敗而回。幸好深涌的草地及紅樹林景色也不錯,加上無意中看到天堂,也算有點收獲。回程在榕樹澳尋荒廢村校時,被村狗驅趕,亦未能竟全功,為行程再添敗感。

先從西沙公路乘的士直入榕樹澳,省卻漫長的引水道車路。村中大部份房舍已改建為新型村屋,只餘下少數舊居,但亦已殘破荒廢了。離開榕樹澳,邊欣賞左右兩旁峻峭的馬甲崙和雙峰並立的開丫峒,邊踏小徑穿過紅樹林,來到海邊。沿海而行約半小時,便到達深涌碼頭。過了頗具規模的避雨亭後,步至村口堤壩,發現路旁的1948年修橋碑。之前來過深涌好幾次,但記憶中沒有這碑的印象,未知是否昔日為樹叢掩蓋,還是自己未有留意呢。

續走小徑入村,便來到曾打算作高爾夫球場的大草坪。翠綠的草地,配合深涌士多等村屋為背景,總能構成動人的景色。靠近海灣的紅色植物,也一樣吸引,正好為綠色山野草地添上不同色彩。閒蕩之間,抬頭赫然發現「天堂」,仔細一看,原來是天主堂,只是中間的主字被樹叢阻擋,才出現奇特景致。猶記得2008年來訪時,不但天主堂三字毫無阻擋,連稍下方的公民學校亦清晰可見,想不到四年間樹木已不斷長高,看來荒廢村舍很快便會被大自然吞噬了。

沿草坪畔小徑走,至近山邊時,便轉左覓路往天主堂。原來的村徑已被樹叢蔓封,只好踏上屋舍前的田野,繞走過廢屋,接回村徑,步至天主堂公民學校。樹叢茂盛,幾乎站在門前也看不到牆上的文字。鄰近的荒廢村屋,同樣也被樹叢包圍,相信也難逃大自然的掩埋。在公民學校附近覓路下走海灣,欣賞微紅植物和翠綠山野的強烈對比,景色相當吸引。

循原路步回荒廢村屋,再次回到高爾夫球場草坪畔,繼續踏村徑走一會,很快便來到珍廬和鄰近的深涌學校。稍作休息,便從珍廬旁的小徑,走進叢林,覓路往雞麻峒和石芽頭之間的山坳,從而一登石芽頭,俯瞰深涌景色。這段山徑,地圖是有標示的,但記得2005年來走時,已紀錄著「於是嘗試找這段山徑。經過一輪摸索,終於在「珍廬」大屋間,找出這段路,初段走在山谷間,路徑若隱若現,很容易走錯。越過小溪後,山徑漸變明確,往上走至山坳」,可見路不易找。原以為上次能成功覓路,總算有點經驗,豈料在廢田叢林間,鑽來鑽去,花了近兩小時,只得寸進,尚未能覓得清晰路途。強行推進,費了不少氣力,加上花了太多時間,估計即使最終得踏上正途,但還要上走石芽頭,時間太匆忙了,於是決定放棄,循原路回走珍廬。

在叢林中闖,加上要在積了不少雨水的山徑中前進,弄得全身濕透,人也累極。既放棄行程,便繼續在深涌蹓躂一會,欣賞大草坪之餘,也抬頭看看那兩度嘗登失敗的石芽頭。之後循原路沿海邊步回榕樹澳,原想探探荒廢村校,但在門外稍作停留,便引來相當凶猛的村狗群,在其狂吠聲兼步步進迫下,只得不斷退走出村。想不到登山不成,連探探村校都失敗,相當無奈,最後還得走那相當沉悶的漫長引水道,花近一小時才步回西沙公路,令人沮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