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鞍杜鵑紅

14/3/2004 - 天陰大霧

唐滌生先生有一套名劇「一年一度燕歸來」,我們也來效法一下,來趟「一年一度杜鵑遊」。三月是杜鵑盛開的季節,特別是在馬鞍山一帶。記得去年只是略遲了一個星期,花已開得荼微了。今天天氣雖欠佳,但應無礙賞花。選擇了先淺遊雁谷迷徑,再闖吊手岩,上牛押,登馬鞍。沿途花團錦簇,很值一遊。

香港杜鵑

早上抵達馬鞍山燒烤場,已見很多街坊在此做運動,更有人高歌和練習樂器,儼如一個小小嘉年華,好不熱鬧。從公廁後的路梯上山,遇上不少行友,看來登山已成為很多香港人假日的活動,真值得高興。走畢石級,續走一段山路,便來到登吊手岩的起點,亦是雁谷迷徑的入口。聽說雁谷內有較罕見的香港杜鵑,於是決定試走一小段去探尋一番。

這迷徑的前段,因有不少人走過,路已比我們一年前來的時候,來得較開揚。繞著山腰的水平小徑,十分好走,轉眼間已來到雁谷畫廊。這兒仿如觀景台,可盡瞰山下風光。從充滿自然景色的鹿巢到高樓林立的吐露港畔,都盡在眼前,可來個全景照,難怪有畫廊稱號。續往前行,沿途竟看不到今天的主角杜鵑。心有不甘,穿過竹林隧道,直走至黃金壁,終於在路旁找到那雪白的香港杜鵑,雖只有寥寥數朵,反更添其珍貴。

欣賞過後,便循原路走回入口,抓著粗繩開始上吊手岩,正式開始賞花登山之旅。這段路正好在一年前走過,現在走來仍有一份熟悉。感覺比以前易走,真不知是這段山徑走的人多了,把路踏平了,還是過去一年走過的山頭多了,多了點經驗。隨著往山上走,兩旁的杜鵑花也多了,可惜都只是散落在山頭,不算太璀璨,幸好也有不同品種,包括了華麗杜鵑,毛葉杜鵑,和紅杜鵑。不少是生長在兩旁的峭壁,令人只可遠觀,未能近賞,這倒添了一份自然美。

羊角杜鵑

邊賞花,邊上山,不知不覺間便來到牛押山頂了。這兒才發現漫山華麗杜鵑,在雲霧掩蓋的山頭,更來得有詩意。在盛開的花群中,更見一束束的蓓蕾,準備作接力去延續這繁花怒放的景致。一片春意綿綿,真令人看得心曠神怡。

從牛押經山脊走往馬鞍,兩旁山坡盡躲在霧中,加上沿途杜鵑滿佈,令人仿似踏著一道仙橋,真闖天界。在霧中登山,最大的好處是看不見高聳的山頭,只有不斷走著,在不為意間,山頂忽然就在眼前,感覺上也不會那麼累。就是這樣,我們已來到馬鞍山巔了。可惜在這天氣下,甚麼遠景也欠奉。

稍事休息,便往山下走,經過崎嶇山徑,便下降接回麥徑。來到這高度,花的數目已漸小了,只好專心下山。繞過大金鐘,便來到昂平。這段路去年來的時候,羊齒類植物開得滿山遍野,今年早來了,看不到這景象了。

 

接走郊遊徑,很快便來到馬鞍山村。沿著車路下山,途中意猶未盡,順道一訪舊礦場的240礦洞。這一帶已漸變荒蕪,只怕這段礦場光輝歲月,會被人完全遺忘了。續沿車路下走,我們已饑腸轆轆,沒有心情再探其它礦場遺址,直走回燒烤場,結束這旅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