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音石河上大帽

3/1/2010 - 天陰、有霧

農曆十一月十九日為另一個觀音誕(入海成水神日),於是趁機一走大帽山下的觀音山。選擇由凌雲寺出發,沿崎嶇濕滑陡斜山徑至觀音石河,然後探遊石河欣賞原始植物,續登山崖至觀音山頂,並巧見拜神賀誕。續借道嘉道理農場,踏山坡小徑鑽入雲霧,直登大帽山頂,然後下降荃錦坳為終點。潮濕有霧加上之前的雨天,令山徑相當濕滑難走,但能在「觀音誕日訪觀音,大霧迷離遊大帽」,也算有意思。

是日為另一個觀音誕,於是登觀音山前先到山腳的凌雲寺看看,但不知是時間尚早還是這天沒有信眾來賀誕,竟吃了閉門羹,只好到路口的車場旁,看看錦田鄧氏地界,現今仍用這樣的地界柱,也算特別。沿香港大學研究所車路內進,走至彎角附近,便轉入右邊的石級小徑下走,經過一山墳,續過溪踏上山徑,開始登山。上走十多分鐘,經過電塔,便步入樹林地帶,踏山徑緩緩往上走。由於之前的天雨,加上濕霧天氣,令朝露難散,山徑變得非常濕滑泥濘,走來不易,山徑間中也頗急斜,幸好兩旁有樹叢可扶,尚可慢慢前進。經過大半小時的努力,終於走至開揚山脊,可回望山腳的石崗軍營。抬頭見尖聳的觀音山頂,感到近頂的山坡相當陡直,不期然猶疑是否能登上。

稍事休息,沿開揚兼稍平緩的山坡繼續上走一會,又鑽入叢林,再在濕滑山徑上努力半小時,便來到環山腰的水管小徑。在此轉左沿水管環山走,沿途有不少原始植被和苔蘚,足見這兒的訪客不多。稍稍下降一段,終於來到觀音石河。抬頭仰望石河,規模雖不算大,但見盡是大石,也有點氣勢。緩緩拾級踏石而上,走至石河中心,環視四周,不禁猜想這道石河是如何形成,是山上石崖崩塌、還是有其他成因,有待考據了。一步一步小心上走,終於來到石河頂。

腳踏石河,遠眺山下的八鄉平原,還有那道畢直的石崗機場跑道,景觀氣勢倒也不錯,只可惜今天天色稍差,否則就更完美了。移步至石河旁邊的樹叢,找到相當別緻的植物,一條條地從石上伸出,有點像水中珊瑚,至於植物名稱,尚待查考。在石河上賞賞植物,看看風景,感受急直石河山勢,正合大休,亦為最後的登頂作點休息準備。

大休後,再次鑽進樹叢,再戰濕滑山徑,間中又走至畢直山崖,雖險要但尚算安全,並可俯瞰石崗景色。走走停停地過了半小時,克服最後一段急直山坡,到達山頂的石牆,奮力翻牆,終於踏上觀音山頂的草坪。剛好有人正向觀音像敬拜獻供,為這觀音誕攀觀音山來點配襯。

觀音山頂的觀音像,是在1995年建立的,位於石砌古祭壇旁,頗有意思。但有點奇特的,按介紹牌所言,這座是「魚籃觀音」,其身上有著基督釘十字架的象徵圖案和裝著DNA的掛飾為古老猶太符號,跟傳統以道佛為主的觀音信仰,有著另類演譯。

鐘花櫻桃

在山頂休息並兼整理走了半天濕滑泥路的狼狽,才踏農場內車路下山,至胡挺生紀念亭便轉踏亭後濕滑石級,繼續上山。雖說是石級,但濕滑得比山徑更難走,不小心便向下滑走,走來倍添吃力,幸好石級不長,很快便接上山徑,穿過圍欄,離開農場,開始走進雲霧,而觀音山亦瞬即消失於白茫茫之中。初段尚可看到山坡上的層層昔日茶田遺跡,亦見燃燒過後墜地的孔明燈殘骸,但越往上走,霧已將四周山野藏起,只留下數米視野,幸好以前曾走過這段山徑,才可勉強跟循而不致迷路。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間原來已踏上大帽山上的車路,往後已是路徑明確的坦途。

繼續在雲霧中登上大帽山,接著下走一段,才終於重見山下景色。循車路下走至山腰,再見雲霧間的觀音山,原來已有一段距離了,只是不知所見山脊,是否就是自己剛才踏足之途呢。至此已是行程尾聲,但還得經歷沉悶的下山車路至荃錦坳,才算結束。